首页
新闻区
最新公告
爱越论坛
视听
票友互动
越剧博物馆
根在嵊州
爱越讲堂
爱越研究
剧团介绍
影像区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中国越剧 > 越剧博物馆 > 传奇故事
袁雪芬惨被抛粪
2008年01月09日 来源: 责任编辑: 马丽萍
 摘要: 1946年,一出由《祝福》改编的越剧《祥林嫂》获得了众多进步人士的交口称赞。为了这台演出,当年刚刚二十出头的袁雪芬,也成了国民党特务眼中的猎物,并遭遇了震惊上海的“粪包事件”。
 关键词: 袁雪芬 祥林嫂

    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袁雪芬是第一个把鲁迅作品搬上戏曲舞台的人。1946年,一出由《祝福》改编的越剧《祥林嫂》获得了众多进步人士的交口称赞。为了这台演出,当年刚刚二十出头的袁雪芬,也成了国民党特务眼中的猎物,并遭遇了震惊上海的“粪包事件”。日前,袁雪芬向我们讲述了六十年前她与《祥林嫂》的一段往事……

初生牛犊不识田汉
  

    袁雪芬第一次接触到鲁迅的小说,是因为越剧团的编剧南微的关系。她回忆说:“有一天晚饭后,南微说要读篇小说给我听听,看看能不能改成戏。……听了祥林嫂的故事后,我非常同情她,决定要演她。”
    袁雪芬还记得去拜访鲁迅夫人许广平的情景,“去的那一天可有意思,南微是编剧,又是导演,他一再叮嘱我,你一会不要叫鲁迅夫人,要叫许先生。”袁雪芬当时对“为什么要叫女的为先生”很奇怪,“那次看到许广平,她穿着木屐,在拖地板。南微就告诉她,我们正在进行越剧改革,要把鲁迅先生的《祝福》改编成《祥林嫂》。许先生当时非常惊奇,还关心地提醒说,鲁迅的作品里没有漂亮的服装,可能不会吸引人来看。后来,经过我再三的保证——肯定有人看,许先生才答应让我们演出。彩排的时候,她还特地邀请了一批当时文艺界的名人,像胡风、费穆、田汉等人来看,吓得南微都不敢出去了,直说我们的戏怎么可以给前辈看。我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我不知道田汉是何许人,不知道这些前辈是怎样的身份。我说你怕什么,我要演出都不怕,你快去听听,这些名人对我们演出有什么意见没有。”袁雪芬回忆当时,笑着表示,“因为无知才不怕,真的相当幼稚。”因为这是鲁迅作品第一次搬上戏曲舞台,轰动极了,第二天上海的大小报纸都报道了这次演出,有些标题是《越剧歌台看巨人》,而这一切也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不满,认为袁雪芬是地下党员、赤色分子。


因演《祥林嫂》成特务目标
  

    由于演出《祥林嫂》,袁雪芬认识了许广平,并结识了上海文化界地下党的领导人,如于伶、田汉等。她回忆说:“田汉看了这出戏后,也非常激动,第二天就找我和南微谈话。约我们去于伶家,这些前辈非常平易近人,讲了戏曲改革的不少问题,让我增长许多知识。”
    自打演出了《祥林嫂》后,就有特务到袁雪芬家门口盯梢,1946年的8月27日,还发生了轰动上海的“粪包事件”。60年过去了,回忆起当年的事情,袁雪芬还是记忆犹新,“那天我乘着黄包车从家里出来,去苏联电台做播音,粪包从头上兜下来后,我马上叫‘抓人’。旁边有警察在场,但他无动于衷,证明是买通了的。结果只有我和拉黄包车的工人一起去追。等我回到家,好友对我说,这粪包哪里来的其实非常清楚,应该就是前几天强迫你参加越剧职工会的人干的。”
    而袁雪芬不愿参加越剧职工会担任理事长,有她的想法,时隔多年后,她说:“起初要筹备越剧职工会的时候,我觉得要为越剧同仁谋福利,当时我还是发起人之一呢。后来我发现这个越剧职工会是由国民党反动派派来的人控制的,已经变质了,所以我拒绝参加。之后,他们就对我发出了威胁,想以抛粪的手段让我屈服,相当卑鄙。后来再到剧场演出,我一定要叫出租汽车,如果不是这样,我人身安全就没有保障了。”田汉为此还特别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让袁雪芬把被迫害的事情告诉大家,请求社会上的支援。袁雪芬想起那时的情景,还心有余悸,“我家附近有个水龙头,总有人坐在那里,戴一顶压得很低的礼帽,让你神经紧张。他记录你和哪些人接触,一直到解放后才消失。” 

 

【作者】:
相关文章
© 中国越剧网版权所有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嵊州新闻网站主办

浙江在线各支站联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