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区
最新公告
爱越论坛
视听
票友互动
越剧博物馆
根在嵊州
爱越讲堂
爱越研究
剧团介绍
影像区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中国越剧 > 爱越研究
戏曲本质与腔调新探
  戏曲为中国所独有,学者论其“艺术特质或特征”者颇多,但所谓“特质或特征”必经比较乃能显现,就中国戏曲而言,自然要与西方戏剧、印度梵剧等相提并论,乃能切实掌握。而论者多未能做此功夫,所以所见至多只能说是“戏曲之性质或本质”。而学者又均未能首先分辨戏剧、戏曲之分,戏曲又有大戏、小戏之别,论述时每每混淆一同,因之未必是纯粹的戏曲之大戏本质。又戏曲之本质实源生于其构成之因素,因素之主从,又影响其本质之显晦,倘不由此切入,恐难建立彰明较著之统绪,难免落入摸象之偏失或叙述之杂乱,而诸家多不能经意于此。因此笔者乃敢从不同观点切入,建立不同之论述方法,使“戏曲之本质”获得周延而系统性的呈现,其大要为:

  歌舞乐是戏曲的美学基础,本身皆不适宜写实,如此加上狭隘的剧场作为表演空间,自然产生“虚拟象征”非写实而为写意性表演的艺术原理。而为了使虚拟象征达到优美的艺术化,使演员的唱作念打有所遵循的规范,使观众有便于沟通聆赏的媒介,就逐渐形成了宋元间的所谓“格范”或“科汎”和“科介”,这也就是今日取义模式规范的所谓“程式”;用此“程式”对“虚拟象征”有所制约,然后戏曲表演的艺术原理才算完成,并从中衍生了歌舞性、节奏性、夸张性与疏离且投入性的本质。

  而“腔调”一词,学者常挂在嘴边,大陆学者甚至以此来作为戏曲剧种分野的基础,而且腔调也成为热门研究性论题;但是“腔调”的命义究竟如何,却未有人能说得周延而清楚,遑论其他!因此笔者乃著为《论说“腔调”》九万余言,发表于《中国文哲研究集刊》第二十期,对腔调作全面性之探讨:考释腔调之基础命义为“语言旋律”。前人对“腔调”的体会和认知是从自然语言旋律到人工语言旋律,而“腔”、“调”或“腔调”作为戏曲语辞,则始见明代。笔者对于作为有机体“腔调”本身的考察,从其内在构成要素、外在用以依存的载体、所以呈现的人为运转三方面着手。得知字音要素、声调组合、韵协布置、语言长度、音节形式、词句结构、意象情趣感染力七方面为腔调内在构成要素,也是或隐或显以影响腔调的关键。而其外在载体则取号子、山歌、小调、曲牌、套数和七言十言诗赞上下句形式讨论。号子、山歌大抵为自然语言旋律 ,而曲牌、套数则讲究人工语言旋律,小调、诗赞居中,人工与自然参半。越偏向人工,则对歌者制约越大;越偏向自然,则歌者可以发挥的空间越多。而其呈现人为的运转即是“唱腔”,主要藉前人理论说其修为,而认为受到载体语言意象情趣的感染力最大。其次有关腔调变化和流播也是极重要的问题,乃以一章五节八点论“促使腔调变化的缘故”,以一章九节举例说明“腔调流播所产生的现象”。另外要特别一提的是,只要一群人长期居住一地方,其方音方言便会形成特殊的语言旋律,谓之“腔调”。腔调在源生地只称“土腔”,其根源之方音、方言,则称“土音”、“土语”,其载体称“土曲”、“土戏”。“土腔”一经流播便冠上源生地作为名称,其中势力强大而流播广远的便形成腔调体系,简称腔系或声腔。

  腔调由地方方音方言源生,既经流播必与流播地之方音方言融合而或多或少产生质变,若流播多方,欲理清其来龙去脉,实在困难:文献零碎短缺是主要原因,纵使今日欲追踪考察亦难竟其功。此所以王俊、方光诚二氏《汉剧西皮探源纪行》(《戏曲研究》第十四辑),虽经五千多公里历三十余县,所获但能点滴支离而已,于事终无大补。

  又“腔调”源生方音方言,其呈现可用不同载体,如曲牌体、板腔体、词曲系、诗赞系,载体不同,唱腔亦随之有差异;又因伴奏乐器由打击乐、管乐、弦乐、管弦合奏而迭易名称,其艺术皆因之有所成长变化,而若论其方音方言腔调则根本不变。其变化者实为其艺术之成长,以及与其他方音方言腔调之融合而有质变的现象。论者如因不明其理,便容易自陷而纠缠其中,如海震:《梆子腔渊源形成辨析》(《戏曲研究》第六四辑)便是明显的例子。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论述戏曲腔调,如果没有以上这些认知作为前提,便很容易误入歧途而不自知,其探讨所得便也容易偏颇而无法获得正确结论。

  为此笔者乃就明清以来的重要“腔调”和“腔系”(声腔),重新检讨,陆续发表《从昆腔说到昆剧》(《台静农先生百岁冥诞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温州腔新探》(广州中山大学《民俗学刊》第八辑)、《弋阳腔及其流派考述》(《台大文史哲学报》第六十五期)、《从腔调说到四平腔之名义》(《中国四平腔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余姚腔新探》(章节大《国科会中文学门九○—九四研究成果发表会论文集》)、《皮黄腔系考述》(《台大中文学报》第二十五期)、《梆子腔系考述》(《中国文哲研究集刊》第三十期)、《海盐腔新探》(《戏曲学报》创刊号),对钱南扬、周贻白、余从、流沙、廖奔、苏子裕、叶明生等等大陆知名学者,所论之“腔调”与“诸腔”观点重新检视,作出新的看法和创发性的见解。(作者系台湾大学讲座教授,著名戏曲、民俗学专家,此文为其《戏曲本质与腔调新探》自序中的一部分)
【作者】: 曾永义 【责任编辑】: 汪维诺
相关文章
© 中国越剧网版权所有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嵊州新闻网站主办

浙江在线各支站联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