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区
最新公告
爱越论坛
视听
票友互动
越剧博物馆
根在嵊州
爱越讲堂
爱越研究
剧团介绍
影像区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中国越剧 > 根在嵊州 > 百年越剧
东王 一个剧种的百年记忆

    核心提示

  ■1906年3月27日在东王村香火堂前,村民们用四只稻桶垫底,铺上门板,演出小戏《十件头》、《倪凤煽茶》和大戏《双金花》。

  ■这是中国越剧第一次正式演出,越剧从此诞生,该日被定为越剧诞生日。 

  ■东王村的戏班成立后,剡地的小歌班、的笃班仿若雨后春笋,一下子从各村各镇冒了出来。

    枝繁叶茂的百年香樟,蜿蜒曲折的清浅小河,青砖黛瓦的简静民居……就像一幅写意的水墨山水画,寥寥数笔,勾勒出江南小村的灵秀与柔美。

  越剧发源地——东王,就这样立体地“画”在我们面前。

  香火堂前,那年的戏服道具仍在;那年用过的茶盏杯碗仍在。可是,岁月已经穿过了百年风云。百年前,这里曾是越剧的诞生地;百年后,第一次把落地唱书搬上草台的李世泉、高炳火已成了两尊不老的雕像。此时,他们手握“的笃板”和“旱烟袋”凝视着远方。

村民正在香火堂前排练《九斤姑娘》,引来村里几个小学生的认真观看。

  

  香火堂前的首次演出

  1906年3月,和煦的风在旷野中奔涌,东王村的上空,到处弥漫着油菜花和蜜蜂甜腻的气息。村口的古香樟下,几位银须飘飘的长者正围坐着闲聊古今。而村外的小道上,已响起李世泉、高炳火、钱景松、李茂正、袁福生他们风尘仆仆的足音。

  李世泉、高炳火他们一走进村子,乡亲们就簇拥了过来。在村民的眼中,这几位艺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们刚刚从外地淘金回来——那时,嵊县民间流传一句民谣:浦江是铜钿,严州是面,余杭、临安是晒不煞的田——外面的铜钿好赚吗?外面真有那么多人喜欢听唱书吗?

  在乡亲们近乎崇拜的目光中,李世泉他们绘声绘色地描绘了一番外面的“花花世界”。描绘里有听众们的喝彩,有听众们款待的老酒点心。末了,李世泉们还拍拍胸脯说他们已经登台演过戏了(在临安李世

  泉他们曾有过一次“花哨好看”的演出)。

  唱书艺人竟能登台演戏,这在乡亲们看来是闻所未闻的事。“新闻”立即飞向了东王村的角角落落。随后,乡亲们强烈要求开开眼界。

  1906年3月27日,东王村的气氛空前紧张和热烈。艺人们喝着酽酽的浓茶,商讨着这场演出的详细事项:

  一、组织人员,请高炳火徒俞柏松、袁福生徒高金灿参加,实行一人一角。商定金世根专职击鼓打板帮腔。二、确定以《十件头》、《倪凤煽茶》为开台戏,《双金花》(后半本)大戏为压台戏。并按唱书原则,有话即长,无话则短,删改了情节,减少了人物,挑选主要场次上演,去掉第三者表白。三、研定小生穿竹布长衫,小旦穿妇人花衫裙,大面穿长衫马褂。王文龙一角必须穿官袍,就借庙里菩萨蟒服替代,拔菩萨胡须做“摞把”;以妇女用的鹅蛋粉当水粉,大红纸蘸水代胭脂,锅底灰画眉,并请本村李凤珠姑娘指教女角化妆。

  一切准备妥当,东王村村民兴高采烈地在李世泉家隔壁香火堂前用四只稻桶和几块门板搭了个小草台,迎接本村艺人的第一次演戏。

  这天晚饭前,艺人们仿绍兴大班演“大戏”形式,晚饭前先开锣做“召戏”,演出《十件头》(由钱景松饰美多姣,李世泉饰小轻浮)、《倪凤煽茶》(由钱景松饰倪凤,李世泉饰文必正,李茂正饰倪卖婆)。夜戏为《双金花》,角色如下:

  王文龙(老生)——袁福生

  王文虎(小生)——李茂正

  蔡兰英(小旦)——高炳火

  蔡必达(大面)——李世泉

  金  花(小旦)——商金灿

  银  花(小旦)——俞柏松

  由于演出前准备周密,台上没有紊乱现象,“清水打扮”的化妆又为演出增光添色,而艺人们在自己家门口演戏更为卖力。台上艺人们放开手脚尽情地表演,台下乡亲们的叫好声一阵高过一阵。

  香火堂前的第一次登台表演,就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鹦歌淫戏”的激烈斗争

  第一次演出,就收到如此好的效果,这让艺人们信心百倍。在乡亲们的要求下,他们决定初四夜再演一场戏。然而,阻力也随之而来。有人反背着手叱东王村的演出是“小孩办人家”; 甘霖镇团练头子樊金焕更是吹胡子瞪眼大骂“鹦歌淫戏”,并召集他手下的18个团丁宣布要“禁戏抓人”。

  其实,樊金焕是公报私仇。东王村演戏一不向他报告、二不邀请他,让他觉得很没面子,所以他想让东王村村民尝尝他的厉害,看看他的

  颜色。

  东王村离甘霖镇仅二里地,樊要禁戏抓人的消息,马上传到钱景松、李世泉及乡亲们的耳里。他们认为若是停演,东王人脸面何在?!于是大家一起来到本村李海法(李凤珠父)老爷家,求他出面调停。

  李海法,东王村人,曾出任知事,号称“断尾巴龙”,是富有正义感的乡绅。他认为樊来村里禁戏抓人,明摆着是不把他李海法放在眼里,当即宣告:今夜照常演戏,樊金焕敢来抓人,我跟他火拼。东王村也在“畈会”(夜间巡逻、保护农作物不被偷盗之组织)中抽调36个青壮年作演戏的保镖,艺人称“卫客”,与樊的18个团丁,以二对一,针锋相对。东王村的准备,使樊金焕吃了一惊。他知李海法是个刀笔讼师,官府里有人,社会上有名,若惹犯了这条“断尾巴龙”也觉不妥。便暗下派荣岳麻子乔装成货郎哥,到东王村探听虚实。

  第二天夜里演出,东王村把大草台搭在古香樟树下的大晒场上。演出前,李海法端坐在台前的太师椅上,身后站立两位手拿梭标的彪形大汉,四周尚有许多游动的青壮年。荣岳麻子吓得跑回甘霖报告,樊金焕为免事态发展才罢休。东王村也得再演《绣荷包》、《卖青炭》和大戏《赖婚记》前半本。

  连续两夜演出,东王村戏班名扬嵊县城乡,四邻八村都来相邀。当艺人在邻村尹家演出时,樊突然袭击,抓了戏班关了人。最后,仍由李海法出面调停,才放了戏班,樊也算报了“宿仇”。钱景松、高炳火等并没因被关押而泄气,反而请师傅倪生标掌班,正式成立了第一副戏班,后到苍岩、殿前、江夏、茶坊、上碧溪沿山一带演出,人称其为“沿山班”。

  东王村的演出,因无红袍绿袄,无舞蹈身段,又无丝弦伴奏,故称为“清水打扮”。戏班也称为“小歌文书班”,简称“小歌班”。

  当小歌班流动到周边县演出时,观众看后不知叫什么戏班,只听不断传来“的笃的笃”的鼓与板的击打声,就叫“的笃班”。

  小歌班、的笃班之名沿用了16年之久,1921年戏班进上海演出于“第一戏院”始改叫“绍兴文戏”,到1922年进大世界演出,正式改名“绍兴文戏”。

 

东王村村民在稻桶上模仿1906年3月27日小歌班首次演出的情景。

 

  东王村里的世纪花开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东王村的戏

  班成立后,剡地的小歌班、的笃班仿若雨后春笋,一下子从各村各镇冒了出来。1907年,嵊县已相继产生了二三十副专业小歌班,此后更是以成倍的速度增长。

  作为越剧诞生地的东王村从事越剧演唱的尤其多些。

  今年85岁的徐锡庆老艺人说,70多年前,当他十三四岁的时候,二三百人的东王村竟然有十六七人跟着师傅学戏。当时的师傅钿是30斤米、3块钞票。这个价钱对于一般的农户人家是个不小的负担,可是在东王人的眼中,唱戏不仅是浸淫骨髓的一种喜欢,更是另一条谋生的道路,大家纷纷为自家小孩选择唱戏这个行当。

  徐锡庆老艺人从14岁开始学戏,一直到76岁那年才歇业停戏。说起戏,他变得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他说他最喜欢《世香缘》这只折子戏,最喜欢唱《十八相送》。他坐在太阳底下,和我们说着《世香缘》的剧情。末了,他竟然在一边顾自用手轻叩桌面,咿咿呀呀地唱起《十八相送》。

 

  在《十八相送》中,他既是鼓板师傅,又是拉二胡的,既唱梁山伯,又唱祝英台。暖暖的阳光下,他就那么声情并茂,那么全情投入。那一霎,也许,他以为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当年的舞台。

  突然,就深深地陷在徐锡庆痴情于越剧的感动中。

  走出徐锡庆的小屋,走在回香火堂的路上,又不断有丝竹之声传来,不断有越剧的清音传来。走过了百年,东王村还是离不开越剧,它和越剧注定要演绎一场前世今生的旷世奇恋。

  香火堂前,李世泉、高炳火的目光从1906年眺向了2008年,他们将一直注视着越剧从容地走下去,走下去……

【作者】: 裘冬梅 【责任编辑】: 俞蕾
相关文章
© 中国越剧网版权所有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嵊州新闻网站主办

浙江在线各支站联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