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区
最新公告
爱越论坛
视听
票友互动
越剧博物馆
根在嵊州
爱越讲堂
爱越研究
剧团介绍
影像区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中国越剧 > 根在嵊州 > 百年越剧
“没有嵊州,就没有我的今天”

    当年,白雪就是从这条路出发,走向外面的世界的。 白雪,1975年出生于浙江温州,1986年进入嵊县越剧之家学习。1991年考入浙江省军区文工团,后代表中国通俗歌手参加在哈萨克斯坦举办的“亚洲之声”流行歌曲比赛荣获一等奖,多次获得“十大金曲奖”并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被誉为“军营中飞出的百灵鸟”。 人物档案

    在越剧之家的旧日时光

  日前,著名歌手白雪回母校嵊州市越剧艺校讲课。

  细雨蒙蒙,凉意阵阵。开课前,白雪搀着昔日的老校长和老师,漫步在校园内。

  “这里有一棵石榴树,那边有一棵白玉兰。”雨中,白雪指着市越剧艺校一棵棵青翠的树木深情回忆。

  1986年,已考进乐清越剧团的白雪被送到嵊县越剧之家(越剧艺校前身)培训。时年,她只有12岁。12岁的白雪是班里最小的学生,可是唱做念打学得一点也不含糊。

  “喏,我们那时就在那边练功。丁校长,你还记得我当年差点扭伤腰肢吧。”白雪一边笑一边问老校长。

  白雪说,当年丁校长教她们翻筋斗,他只示范了一下,就故意走开了。白雪年纪小,夹在一帮姐妹中间,还没看清丁校长的那个筋斗是怎么翻成的,他就没影了。白雪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前去开练。

  头顶垫子,抱紧身子,白雪“扑通”一声翻了过去,筋斗翻在垫子外。旁边的姐妹都掩嘴笑,白雪羞得满脸通红。

  第二天,第三天,她就早早地蹑足爬起,一个人在练功房里,练单滚翻、双滚翻和边滚翻。衣衫湿透了,筋斗练成了,白雪有些小小的得意。丁校长再来教她们翻筋斗时,她胸有成竹的样子。轻描淡写地上去,一个鹞子翻过去,谁知立脚不稳,腰一闪,差点就扭伤了。

  “白雪最不肯服输,无论练功,还是学唱腔。”当年,白雪在《拾玉镯》里扮小生。小生唱词就简单的几句,可她翻来覆去哼呀唱的,一定要唱出戏中的韵味。

  越剧之家有一棵石榴树。五月榴花开欲燃,石榴花开的时候,白雪她们总是喜欢把榴花戴在云鬓,顾影自怜。一阵风雨,满地落红,那些女孩又把自己当成《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暗自伤心。

  不过,最让她们开心的是石榴成熟的时候。秋天,枝头果实累累,风起时,一树锵然。白雪总忍不住地摘下一个红灿灿的石榴,和众姐妹一起分享“胜利的果实。”

  “当然,摘石榴不算偷。”当年的石榴树没有了,但在白雪的眼中,分明明艳着一树石榴。

  

  离开越剧的那些日子

  “虽然,我在越剧之家只呆了短短一年半时间,但那是我人生道路上重要的一笔。”面对台下一双双羡慕的眼睛,讲台上的白雪淡淡地说。

  4年的越剧经历为白雪打下了良好的舞台表演基础,而越剧之家的短暂时光,更奠定了白雪温婉的演唱风格。

  从《错位》《千古绝唱》到《久别的人》《你是我今生该等的人》,白雪在舞台上都是楚楚动人的江南女子,她的歌轻柔,哀婉,有着浅浅淡淡的轻愁,像极了越剧中满怀心事的大家闺秀。

  “越剧一直在我心中,越剧之家也一直在我心中。”每次出差路过嵊州,白雪总是特别激动,一颗心“怦怦地要跳出胸腔”。她会倚在车窗前,一连声地喊“这是嵊州,这是嵊州”,仿佛人家不知道嵊州似的。

  白雪特别念旧。2004年,她回嵊州参加第五届中国领带越剧节,在开幕式上,深情地向观众说:“没有在嵊州的经历,就没有我的今天。”随后,又特意到市越剧艺校看望了当年手把手教过她的老师们。

  这次回到母校,白雪给学弟学妹讲得最多的是自己从艺路的酸甜苦辣。16岁那年白雪孤身一人在北京发展,住在只有9平方米的地下室,因为终日不见阳光,身上长满湿疹。过年了,别人都回家与亲人团聚,而她,一个人呆在地下室里,想家想亲人。想得委屈时,就一个人对着镜子大声地哭。当然,白雪哭时,也带了一点艺术,哭得像唱越剧一样。后来,她竟然发现自己的哭声很动人,又对着镜子笑了起来。

  “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持下去。”白雪认为自己的成功,全在于当初的坚持。如果没有16岁那年的坚持,也就没有著名歌手白雪了。

  说是讲课,其实就是和学弟学妹说些心底里的话。时间太短,心里的话太多。最后,白雪在台上唱了一首《我不想说再见》。

  “我不想说再见,心里还有多少话没说完。我不想说再见,要把时光留住在今天。”台上,白雪泪光莹莹,台下,艺校的师生不忍说“再见”。

  歌后,白雪又专程指导两位尹派艺校学员的唱腔。当流畅舒展、缠绵柔糯的越音响起,她俨然是戏台上的那个儒雅书生。

【作者】: 【责任编辑】: 赵波英
相关文章
© 中国越剧网版权所有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嵊州新闻网站主办

浙江在线各支站联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