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区
最新公告
爱越论坛
视听
票友互动
越剧博物馆
根在嵊州
爱越讲堂
爱越研究
剧团介绍
影像区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中国越剧 > 爱越讲堂
风雪渔樵记,一个男人的成长成熟史
2014年03月27日 来源: 责任编辑: 赵波英
 摘要:
 关键词:

  十六年,又是个十六年,《白兔记》里的刘智远十六年后带回咬脐郎与李三娘重逢相认,《梅龙镇》里那句“再用个一十六年又何妨”以示太后的决心,《蝶海情僧》中“音书不传十六载”后香凝如愿死在梦中人的怀抱等等。在戏曲的世界里,无论戏里戏外,十六年就像一个说不清因果的圈,总能圆回来。正如昨晚去看《风雪渔樵记》一样,有人称之为是“去赴十六年之约”。

  十六年前,戏名叫“风雪渔樵”,而今叫“风雪渔樵记”,一“记”之差究竟用意何在?我看后也没找到答案,姑且不论了。我不知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因为那段太过经典的“愿伴青山共白头”从而喜欢上整出戏的。坦白的说,十六年前我还太年轻,无缘观看“风雪”的现场,然而昨晚,我怀着热切的渴望看后,有些小小失望,这失望与演员无关,与人物无涉,而是出自于内心过高期望的落空。就像是过去初读纳兰性德的“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七个字时,一见倾心,大呼惊艳后,再去拜读他整首《木兰词》后隐约的“不过如此”的失落。

  在感慨朱买臣和刘玉仙之间真情可贵之前,容我再吐槽句:唱词的删减,使得全剧除了保留的两三段外,很少有完整的大段的酣畅淋漓的唱腔了,少了些所期待的传承味道。

  说说人物吧。我一直喜欢吴兆芬老师的剧本,那些唱词总是唯美又蕴理,而且她的剧本总有对于我们这些身为女子的观众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因为她“女性主义”的视角与侧重,她笔下的人物如田秀、霍小玉那样,个个都是美貌、忠贞、坚强、智慧的化身。《风雪渔樵记》中的刘玉仙也是如此,只是相较之下,与其说这戏是把刘玉仙塑造成女神的过程,倒不如说是朱买臣这个男人的成长成熟史。

  朱买臣这个人物很可爱。一出场就告诉所有观众,他是个怀才不遇、屡试不第的秀才,一个将手冻得红肿却只能砍到几根烂柴的伪樵夫,一个借酒浇愁成性、家中万事不管的浪子,可他会有板有眼、傻乎乎地教山风林泉念诗,看到那憨态可掬的酸样,我真想问:“二爷,你这么卖萌,你家里人知道吗?”

  刘玉仙的出现,加深了观众对朱买臣的了解。朱买臣善良,又显得天真,他失时颓丧,但注重冰操,夸他是个爱妻模范一点也不为过。然而,这时候的朱买臣俨然是个爱情大过天,满脑子不考虑柴米油盐的实际,只眷恋风花雪月的单纯少年,就像是在父母庇佑下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架空谈恋爱的主。如果不回归现实,剧本完全可以走赞扬举案齐眉的温馨路线,可我们的传统从来讲究的是“夫唱妇随”,然朱买臣作为丈夫,却是万万担不起顶梁柱这个重任的。因为他像个顽劣的孩子一样偎妻伸手,做事不知轻重缓急,做人不知世故变通,这些负面特点将“她为他情切切手心儿搓,他为她暖融融耳尖儿烘”的夫妻和谐情深推向对立面。

  一醉醒来,朱买臣身在灵堂,岳父已去。他深深赔罪,却没能得到妻子的原谅。刘玉仙的决绝程度,实则是与朱买臣的荒唐程度成正比的。朱买臣不知道刘玉仙曾在老父临终前的许诺盟誓,他只知道妻子突然翻脸绝情“逼休”。刘玉仙“骂”他是枯枝朽木早烂根,是有癖无志的废人,是“泼在泥地水一盆,扶不起来收不成”,他被妻子泼来的一盆水浇得羞愧愤懑,写下休书。他不明白刘玉仙“刀背砍在他秀才肩,刀刃在我心上绞”的痛楚。出走前,他怀着错不至此的不甘情绪,愤愤地除下了孝衣,对灵牌一揖不叫岳父,而以“伯父”之称拜别。好一个赌气的称呼,好一个任性的大孩子。

  接着“风雪山神庙”这场,原本是旧版中没有的,此番单列一场,估计是想凸显出其作为剧情发展、人物走向转折点的地位。离家后宿在山神庙,食不果腹,衣不防寒,寒碜狼狈的朱秀才倒在这时有了几分精神,就像一个被老师家长痛骂后突然开窍的孩子,带有着些许赌气,又夹杂着自身的几分臭志气,开始悬梁刺股,发奋图强。面对酒的诱惑,纠结再三,将酒壶狠狠扔出了庙门,以示戒酒的坚决。此时,台下观众报以热烈掌声,不为唱,不为做,不为念,想来为的是终于长舒一口气,欣慰地感叹:朱买臣这孩子终于长进了,懂事了。

  在我串戏恍神到“对对人役两边排,鸣锣喝道状元归”的衣锦还乡的那场,朱买臣找到前妻刘玉仙狠狠出了口恶气:“你当初泼水逼我休,我今日泼水还你礼。若将覆水收得起,今生重聚做夫妻。若是覆水收不起,不慧不贤不仁不义名臭万年该是你。”朱太守骂得多解气,似乎他全力以赴脱颖而出,为的就是在刘玉仙面前争这一口气。你骂他趾高气扬,太过嚣张,怨他当年爱极,如今又恨极的表现。然而,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冷漠,当你看到他还是会为了刘玉仙而感隐隐的心疼和不安,便能知道他旧情尚温,再看到他对待恩人一家的恭顺和周全,你会更感安慰,因为他良心依旧好,根本未曾忘。

  最后,岳父遗书使得真相大白,朱买臣得知刘玉仙看似无情无义,实则用心良苦。他宿在破庙时,恩兄送去的餐食,以及他赴京赶考时的三十两盘缠,都是刘玉仙的倾家相助。无奈“逼休”,为的是置之死地,可争后生。若不逼向绝境,又何以绝地反击,跃上龙门。朱买臣风雪一夜,跪求宽容,“恨当初少长男儿真傲骨,枉怨青云路不通。失意沉沦落荒逃,心醉更比酒醉浓。若不是娘子起死回生情,哪有这紫袍玉带乌纱红。痛今朝位高官高品未高,不护真情护虚荣。……求娘子大恩大义大贤大德再施慈悲救苦救难渡懵懂。”夫妻终究和好。刘玉仙的原谅,是出自于恩爱难舍,也是接受了老天对她忍辱负重、播种善因的福报——她可以依靠、不用再宠再哄、真正意义上的“丈夫”回来了!

  在朱买臣的心里,妻子就是大恩大义、大贤大德、救苦救难渡懵懂的女神,用现代人的比喻来说,刘玉仙这个宽容大度、智慧善良的女人,绝对是一所好学校。她让一个秀才修成了太守,让一个大男孩蜕变成了大丈夫。一个男人最要紧的是担当,朱买臣在经历了打击、挣扎、爆发、救赎等试炼中认清了自己,勇敢地去面对了现实,承担起了责任,这就是成长和成熟。

  最后,以全剧最后那句幕后伴唱“霜雪愈重情愈浓,淡极始知花更红。个中奥秘谁真懂,愿君情自重”,与君共勉。

【作者】: 陈 晨
相关文章
© 中国越剧网版权所有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嵊州新闻网站主办

浙江在线各支站联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