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区
最新公告
爱越论坛
视听
票友互动
越剧博物馆
根在嵊州
爱越讲堂
爱越研究
剧团介绍
影像区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中国越剧  >  新闻区
艺评|爱的信物变成恨的凶器,欣赏越剧电影《玉卿嫂》
2019年08月13日 来源:新民晚报 责任编辑:何东铭
 摘要:
 关键词:

  由徐俊导演的越剧戏曲彩色电影《玉卿嫂》近日上映。我虽在10多年前看过舞台剧,这次看了电影,还是被它所传递的至美、至情和至精,深深地打动。《玉卿嫂》是继《祥林嫂》之后,越剧优秀剧目的“第二嫂”。徐俊由“沪剧王子”华丽转身,到上海戏剧学院深造7年,改任导演后,在14年前执导的第一部大戏就是《玉卿嫂》。徐俊一出手,就打造了一座艺术高峰。从此他在导演界站住了脚跟。该剧首演于2005年11月,编剧、导演、演员获奖无数。原作是白先勇的小说,编剧曹路生把桂林的玉卿嫂搬到了浙江绍兴,成功改编成越剧。方亚芬的倾情塑造,出色演唱,使她登上梅花奖榜首,这部戏成为她的最重要的原创代表作。此后,徐俊又把这个说绍兴话的玉卿嫂搬上银幕,让戏曲舞台艺术精品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让越剧艺术之花在银幕上绽放出了新的生命力。

  戏曲电影《玉卿嫂》又是一个“小成本、大情怀、高品位”的典范。导演充分运用现代电影的技巧,在尊重越剧传统、充分发挥表演艺术家演唱才能的基础上,以超越传统的电影技术手法,用一根情殇的主线,描写了玉卿嫂和庆生从相惜、相爱到撞击直至决裂,最后共同赴死的过程,给观众以别样的审美享受和悲剧性的心灵震撼。

图说:戏曲电影《玉卿嫂》海报 网络图

  方亚芬是袁雪芬最钟爱的学生,她原汁原味的袁派唱腔令人百听不厌。在电影《玉卿嫂》里,唱不倒的方亚芬演绎了唱不尽的玉卿嫂。在得知庆生与金燕飞相爱并商量同去上海后,方亚芬饰演的玉卿嫂用委婉细腻、深沉含蓄、韵味醇厚的袁派唱腔,声泪俱下地独唱了112句,共20多分钟,这在越剧史上独领风骚。玉卿嫂明白她和庆生的爱情结束了,肝肠欲裂,万念俱灰,回顾自己的悲惨身世,倾诉她与庆生由怜生情、由情生爱、由爱生恨的情感历程。她全身心的挚爱,她的寄托,她的憧憬,她的生命,即将灰飞烟灭。如泣如诉、淋漓酣畅的演唱,抽丝剥茧般一层层深刻地揭示了玉卿嫂的内心世界,使观众对她与庆生畸形的爱情以及她最终不幸而惨烈的选择,寄予深深的同情。一个人在银幕上,特写镜头始终跟着她,她的表情、眼神、含在眼眶内和流出的泪珠,感人肺腑的真诚倾诉、咏叹、呼唤,让观众无不动容。编、导这样的安排,是充分了解方亚芬的演唱功力之所为;而方亚芬的这一大段超长度的独唱,字字血声声泪,以情带声,催人泪下,使袁派唱腔的艺术魅力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与她的老师袁雪芬的《祥林嫂》结局——大段哀怨义愤的唱腔,有异曲同工之妙。

图说:越剧《玉卿嫂》中的方亚芬 网络图

  电影《玉卿嫂》充分运用了电影技巧之长,长镜头和短镜头,配合得恰到好处。玉卿嫂和庆生两个人的特写,有时面对面地对视着,双方的眼神里,露出了不同的神情。前者含情,后者默然;前者爱恋,后者无奈。经过特写镜头的处理,观众从眼神的变化中看出了思想、情感的起伏。对于手势、身段、步履的放大和凸显,电影手法和越剧表演艺术的叠加效应,不但外化了人物的内心,也展示了戏曲程式之美。玉卿嫂向往与庆生成亲的意识流,同悲苦崩溃的现实,形成强烈的反差,影片的蒙太奇手法也用得很贴切。

  一枚银簪虽是道具,它的运用和强化,同样可见导演的匠心。当庆生把一枚银簪轻轻插进玉卿嫂的发髻时,表现了庆生对她的感情,这是一个重要的伏笔。剧终,庆生决意要离开玉卿嫂,和金燕飞一道去上海。玉卿嫂哀求庆生不要走。庆生不从,爱之深、恨之切,绝望的玉卿嫂把这枚银簪从头上拔下来,爱的信物变成了恨的凶器。它刺死了庆生,然后又刺进了自己的胸膛,给观众带来了视觉上心灵上惊心动魄的震撼。(戴平)

【作者】:
相关文章
© 中国越剧网版权所有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嵊州新闻网站主办

浙江在线各支站联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