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区
最新公告
爱越论坛
视听
票友互动
越剧博物馆
根在嵊州
爱越讲堂
爱越研究
剧团介绍
影像区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中国越剧  >  新闻区
一个民间越剧团 且行且唱且珍惜
2020年11月17日 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何东铭
 摘要:
 关键词:

  如果不是左手骨折,她现在肯定还带着人在走街串村演越剧,无论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是《杨娃女找夫》。

  10月4日骨折至今的一个多月里,她有些不太适应:一面是欠下的答应了人家却没有开演的人情;一面是自己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听到看到越剧唱腔和扮相。

  38年了,越剧变成了她和她这个民间越剧团的魂灵。

  她叫宋世兰,今年55岁,是杭州淳安一个民间越剧团的“团长”,20多个人,能演50多部戏,前后演了上万场。

   一个没有名字的越剧团

  宋世兰,淳安宋村村人。

  17岁时,宋世兰由妈妈安排在村里跟着师傅学裁缝,因此接触了需要定制戏服的本村越剧团。“村里两个剧团,其中一个更加合得来。”

  结果是裁缝没有出师,“小生”这个角色却被她拿了。

  当时还是越剧团主力的母亲非常反对,理由是“唱了一辈子戏都没有唱出什么大名堂,而女儿的造诣也不太可能超过自己”。

  宋世兰偷偷摸摸学,想尽一切办法避开母亲去上台。一年后,她可以“明目张胆”地和剧团其他人一起翻山越岭扛着箱子去唱戏了。

  “1995年前后的样子,去桐庐唱戏,连演7场,周边好多乡镇的人来看。其中几个小伙子一路追着剧团看戏,我们演到哪里他们追着看到哪里,前前后后一个多月。”说这些话的时候,宋世兰有些不好意思。

  只是,这些追着她的少年没有一个获得宋世兰的青睐。在父母的同意下,她嫁给了同村的丈夫,然后就是怀孕、生子……

  婚后第四年,宋世兰重拾装扮继续跟着越剧团出村、出山、出道。之后没有再停,一直到2006年。

  “我们都是主动到各个村去联络,看看哪里要演戏,人家需要,我们再排日子。”宋世兰说,但电视机越来越多,联系唱戏变得越来越困难,她看着剧团里的同村演员一个个离开,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回了老家帮孩子带孩子——一眨眼,几十年,当年的花旦小生已为人祖母、外祖母。到领头人也离开的时候,这个民间剧团就彻底散了。

  宋世兰不舍,想拉一帮人“东山再起”,于是硬着头皮去和母亲讨教要领。不曾想,这一次的母亲意外支持。

  一个没有名字的越剧团(2010年取名为“世兰艺术团”)又重新回来了。

  宋世兰是团长,演员基本都是同村的村民(后期吸收了一些绍兴嵊州的演员),最多时演员28个,装道具的戏箱也从最初的三个变成了现在的五六十个。

   很多红包飞上舞台

  “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连续几天好大的雨……”

  那次,宋世兰的民间剧团到了淳安界首乡。舞台搭在露天,不仅没法观看,就连演员睡觉都找不到一块干燥的地儿。她想到了下一个有室内演出地的左口乡,于是搭车赶回千岛湖镇,然后连夜步行去左口。“天色越走越黑,只有漫天的雨雪,我一个人不敢停,走了将近三小时。”通过熟人找到村里的书记沟通完,雨鞋里的雪都化了,变成了水。

  说着,对着记者,她突然哽噎起来。

  “总有难的时候,但总会过去……还是高兴的时候多,你不知道,戏箱子被人‘抢’了好多次……”她笑起来。

  有种快乐叫“加场”,几乎每月都会遇到。“村民跟我们商量要加场,我们不同意,于是就把我们的箱子藏起来。”

  于是,剧团只能再演。但下一个说好的地方就不肯了——就有人来“抢”戏箱。只有抢走了戏箱,剧团才能跟着走。

  最“离谱”的一次发生在2018年。宋世兰回忆,当时剧团在桐庐某村演出完毕准备撤走赶往下一个村庄时,突然出现了好多安徽小伙子,把剧团的戏箱都“抢”着抬走了,说不去演几场就不还。

  看戏的人表达对民间剧团的喜爱,还有“赏银牌”——就是封红包直接丢到舞台或者塞到演员身上。每逢小生、花旦表演精彩时,很多红包会飞上舞台。

  我们总有办法的

  世兰越剧团目前有25人,其中演员15个,平均年龄46岁。他们能演的戏共有50多部(每一部约3小时)。截至目前,宋世兰参与的演出超过了4000场,桐庐、建德、淳安各乡镇以及省内衢州、金华和省外安徽等地超过300万人次观看过他们的表演。

  曾是民间越剧团演员的宋美英说,她在剧团的时候,一般正月初一就出门了,要农历二月底三月初才回乡。“每天平均演两场,光这两个月就要演出五六十场。”

  团长宋世兰说,现在联系演戏较以前相对困难,主要是观众获得这些戏曲的渠道和途径越来越多、越来越方便。加上年轻人对传统戏曲的爱好程度不如过往,光靠农村老年人“凑份子”交演出费已然无法满足。

  所以,民间越剧团想要生存下去,在政府相关资金支持补助的情况下,需要努力让年轻人接受。

  “文旅部门关心我,母亲支持我,丈夫陪伴我,儿子鼓励我,我们总有办法的。”宋世兰依然相信民间越剧团还可以走得更远。

【作者】:记者 鲍亚飞 通讯员 杨舒梦 张土根
相关文章
© 中国越剧网版权所有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嵊州新闻网站主办

浙江在线各支站联办